叶江:多民族国家的三种类型及其国家认同建构问题——民族学研究的视角
作者:孔敬/摘编 日期:2018-06-29 浏览次数:400

在当今以主权国家构成的现代国际政治体系中,从民族学的视角,国家基本可分为单一民族国家和多民族国家。

一、多民族国家的不同类型考辨

在具体从民族学的视角讨论多民族国家的不同类型之前,简单地廓清多民族国家中“民族”概念的层次。约30年前,我国著名社会学家、民族学家费孝通先生在提出其著名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学说。将汉语“民族”概念明确地划分为两个层次——“中华民族”层次或“一体层次”的“民族”与共同构成“中华民族”的“五十多个民族”层次或“多元层次”的“民族”,也即国内学者所提出的“亚层次民族”。

目前国际学术界在讨论当代国际体系中主权国家内部的人们共同体或人们群体时,基本上运用“nation”和“ethnic group/ethnicity”两个概念来做表述。总体上,“nation”所表述的是汉语“民族”概念的“中华民族”层次的“民族”概念内涵;而“ethnic group/ethnicity”所表达的则是汉语民族概念的“56个民族”层次的民族概念,即多元层次民族。

在汉语的语境下考察,“多民族国家”大致可用两分法划为三大类型:中央(联邦)政府和地方民间均承认本国是由两个以上具有国家情感和主权意识的“nation”(即一体层次的“民族”)构成的多民族国家;中央(联邦)政府和地方民间均承认本国不是由多个“nation”构成的多民族国家,而是由多个“ethnic group/ethnicity”(即多元层次或亚层次“民族”)构成的多民族国家;中央(联邦)政府强调本国内部并不存在多个“nation”、但是地方民间则认为本国内部存在着多个“nation”的多民族国家。

第一种类型的多民族国家西语一般称为“multi-national state”;第二种类型则一般称为“multi-ethnic state”;第三种类型,在本国的中央(联邦)政府层面,称之为“multi-ethnic state”,但是在地方民间层面,那些强调本国存在着多个“nation”的民族群体则坚持用“multi-national state”来称呼自己的国家。

二、不同类型多民族国家的民族成分剖析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从民族学的视角看,在不同类型多民族国家内部,其“民族”成分的构成也是比较复杂的。

首先,在由多个具有国家情感与想象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所构成的多民族国家之中,一般都同时存在着相当数量的多元层次或亚层次民族(ethnic group)。比如英国,除了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和威尔士这四个构成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之外,也同时存在着印度和巴基斯坦裔、非裔和其他亚裔等亚层次少数“民族”。加拿大也是如此,英语“民族”(English speaking nation)、法语(魁北克)“民族”(French speaking Quebec nation)以及第一“民族”(the first nation)——土著民族等与亚裔、拉丁裔等亚层次少数“民族”同时存在。

其次,强调自身是由多个亚层次民族构成的多民族国家除了否认在本国内存在着两个以上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外,一般都强调在诸亚层次民族的基础上建构统一的国家层面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但是,在亚层次民族的民族身份中偶尔也会有某种“例外”,其中美国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美国是强调自身只有一个一体层次民族——美利坚民族(American Nation),但同时又是由多个亚层次“民族”构成的多民族国家(multi-ethnic state)。然而,美国迄今却依然将本国国内的印第安人群体称为“nation”,对此我们应予以进一步的厘清。

最后,中央(联邦)政府强调本国不存在多个一体层次民族(nation),而地方民间认为存在多个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多民族国家的民族成分则更为复杂。在这种类型的多民族国家中,根据国内民族群体的不同情况,中央(联邦)政府采用“nationality”术语来指称一些民族群体,同时依然用“ethnic group/ethnicity”术语称呼国内的其他少数群体。比如在西班牙国内,加泰罗尼亚、巴斯克和加里西亚等民族群体被称为“nationality”,但是那些来自非洲、亚洲的新移民群体则被称之为“ethnic group”或“ethnicity”。

三、不同类型多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建构途径辨析

在以主权国家为主体的现代国际政治体系中,任何一个国家,不论是多民族国家还是单一民族国家,只有得到构成现代主权国家的最为基本的要素——永久的居民,也就是本国人民(people)——的认同才能得以存在。

笔者将运用社会认同理论就不同类型多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建构做粗浅的探讨和分析,力图客观地反映上述三种类型多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现状和实际情况,以回答不同类型多民族国家人民的国家认同的实然问题。

根据社会认同理论,人们的“社会认同”完全是被建构起来的。人们建构“社会认同”所运用的材料来自历史、地理、生物、生产与再生产制度等,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人们是在不同程度的压力、诱惑和自由的驱使下用观念来建构“社会认同”的,因此“社会认同”是我们认为我们是什么和我们希望成为什么,以及“我们的群体”(us group)如何与“他们的群体”(them group)之间不同的问题。“人们相对而言是可以自由地根据自己的愿望界定自己的认同,尽管他们可能不能在实践中贯彻或完成这些认同”。

毫无疑问,社会认同一方面建构起与“他们的群体”(them group)相互对应的“我们的群体”(us group),另一方面又在“我们的群体”中建构起多个“内群体”(in group),从而形成了社会认同的多元性。“内群体”存在于“我们的群体之中”。在多民族国家的全体人民群体中则存在着各种不同的“民族群体”,从而形成了数量不等的诸“内群体”。正是由于“我们的群体”中存在着诸多“内群体”,因此,社会认同始终是多元的。

很大的程度上,社会认同的多元性,以及诸“内群体”认同的重叠度对多民族国家内部各民族,其中包括亚层次民族和一体层次民族的国家认同建构具有重要的影响。以下将逐一考察、介绍、分析三种不同类型的多民族国家在国家认同建构方面的差异。

首先,中央(联邦)政府和地方民间都承认本国存在多个具有国家情感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多民族国家,其国内各民族在民族层面的“内群体”多元认同方面是相互不重叠的,即各民族的民族认同之间基本不相交。这一类型的多民族国家往往或者通过给予国内各一体层次民族的民族自决权和分离权以及加强各民族(包括nation和ethnic group)的平等参与国家事务的途径,或者通过与建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认同无关的国家公民身份以及多元文化建设等路径来建构国家认同。

其次,中央(联邦)政府和地方民间均承认本国不是由多个具有国家情感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而是由多个多元层次或亚层次民族构成的多民族国家,其国内各民族在民族层面的“内群体”多元认同方面则是相互重叠的,即各亚层次民族的民族认同之间通过建构单一的具有国家情感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民族认同而相互重叠相交。在这样的多民族国家中,国内各民族成员的认同结构相对比较简单,不同的“内群体”(国内各“民族”)成员通过建构统一的国家层面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民族认同而形成单个的内群体,也即单个的一体层次民族认同。毫无疑问,美国、墨西哥、巴西及南美洲诸国、南非、印度、印尼等多民族国家大体都是通过在国内各亚层次民族也就是各“内群体”之上,建构单一的国家层面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民族认同来加强各亚层次“民族”的国家认同。因此,在这一类型的多民族国家中,一体层次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基本合二为一,其英文的表述由此而都为“national identity”。

最后,中央(联邦)政府强调本国内部并不存在多个具有国家情感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但地方民间则坚持本国内部存在着多个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多民族国家,其国家认同建构最为复杂与困难。中央(联邦)政府强调本国内部并不存在多个国家性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但地方民间则坚持本国内部存在着多个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多民族国家在国家层面建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民族认同问题上形成了上下错位——中央政府要建构而地方民间反对建构统一的国家层面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民族认同。这种民族认同建构的上下错位致使这一类型的多民族国家中的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形成强大的张力——国家层面强调通过建构统一的一体层次民族认同来加强国家认同,而地方层面则否认统一的国家层面的民族认同的存在,并且强调应该通过“民族自决”的途径来决定是否需要确立本民族对所居住的多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毋庸置疑,这种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的张力,必然造成这一类型多民族国家内部的国家认同产生实质性弱化。

在很大程度上,西班牙的国家认同困境就是这一类型多民族国家的典型。西班牙与英国及加拿大分属不同类型的多民族国家。作为中央(联邦)政府和地方民间都承认本国存在多个具有国家情感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多民族国家,英国和加拿大可以让国内具有国家情感的“民族”(nation)通过全民公投的“民族自决”方式来确立对自身所处的多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即一旦全民公投的结果是多数投票者愿意继续留在自己所居住的多民族国家之中,那么即便本民族是具有国家情感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也应继续保持对自身所处的多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反观西班牙,由于它是中央政府强调本国内部并不存在多个具有国家情感的一体层次民族(nation),而地方民间则坚持本国内部存在着多个一体层次民族(nation)的多民族国家,因此,西班牙的国家认同建构十分复杂和困难,而这恰恰也是导致2017年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发生违反宪法的“独立”公投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其实,与西班牙同一类型的多民族国家缅甸,在其实现民主化之后所面临的国家认同挑战也同样十分严峻。

四、结语

上述有关从民族学的视角对全球多民族国家的不同类型的考辨,对不同类型多民族国家内部的民族成分的分析,以及对不同类型多民族国家内部各民族的国家认同建构的讨论,在相当程度上对同样作为多民族国家的我国在如何定义国内的“56个民族”、如何厘清国内“56个民族”与“中华民族”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如何在当前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过程中加强国内各民族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和国家认同等一系列问题上,或许应该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摘编自《民族研究》2018年第1期《多民族国家的三种类型及其国家认同建构问题——民族学研究的视角》,孔敬/摘编)

(作者简介:叶江,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文章来源:《民族研究》2018年第1期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网站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6号楼 邮编:10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