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天坛祭祀与堂子祭祀
作者:邸永君 日期:2007-06-07 浏览次数:5714

    祭天,是历代王朝重要的礼仪活动,而于天坛举行的祭天之礼,一直居于各种祭祀之首位。时至清代,满族以少数民族身份入主中原。入关前,便建天坛并举行祭天之礼,而本民族又存在拜“堂子”而祭天之习俗。入关后,清廷承袭原有中原王朝于天坛的祭祀,同时亦延续满族于关外时在堂子举行祭天活动的作法。天坛祭天与堂子祭天孰轻孰重,关系如何?本文即运用相关史料进行探讨,以就正于方家。

                                          一、天坛祭祀

    天坛,是明、清两代皇帝“祭天”、“祈谷”之场所,包括圜丘和祈年殿两大主要建筑。国家大祀中正月上辛祈谷,孟夏常雩,冬至圜丘之祭皆行于此,但第一功能仍为祭天。现存天坛建于明永乐时期,明廷每年皆在此行祭天之礼。而早在关外后金时期,便有天坛之设。据《清史稿•礼志一》,天聪十年(1636年),度地盛京,建圜丘、方泽坛,祭告天地,改元崇德。定鼎京师后,仿明制,一如旧贯。皇帝或亲祭,或遣官,皆沐浴斋戒,十分庄重。据《清史稿•世祖本纪一》,清顺治元年(1644年)五月,多尔衮率清兵进入北京。十月初一,福临亲自到南郊行登基大礼。“冬十月乙卯朔,上亲诣南郊告祭天地,即皇帝位,遣官告祭太庙、社稷。”十月十日,颁行即位诏书,宣布“今年十月乙卯朔,祗告天地宗庙社稷,定鼎燕京,仍建有天下之号曰大清,纪元顺治。” 这表明祭天活动是一代王朝正统地位之宣示,其他祭祀无能匹敌。《清史稿•礼志一》有云:凡祭三等:圜丘、方泽、祈谷、太庙、社稷为大祀;天神、地祗、太岁、朝日、夕月、历代帝王、先师、先农为中祀;先医等庙,贤良、昭忠等祠为群祀。……大祀十有三:正月上辛祈谷,孟夏常雩,冬至圜丘,皆祭昊天上帝;……中祀十有二……群祀五十有三……。所有祭祀中,并无“堂子”之祭。由此可见,祭堂子一直未被纳入国家正式祭祀典礼之列。

                                          二、堂子祭祀

    堂子(满语作tangse),是满族于关外时祭天祭神之场所。初,庶民百姓亦设有堂子。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下令民间禁设,堂子成为清代宫廷专有的祭天祭神之地。据《大清会典事例•堂子规制》载:“顺治元年(1644年),建堂子于长安左门外,玉河桥东。昭梿《啸亭杂录》载:“国家起自辽沈,有设竿祭天之礼,又总祀社稷诸神祗于静空,名曰:‘堂子’……既定鼎中原,建堂子于长安左门外,建祭神殿于正中,既汇祀诸神祗者,南向前为拜天圆殿,殿南正中第一重为设大内致祭立杆石座次。”吴振棫《养吉斋从录》载:“顺治元年,建堂子于长安左门外,玉河桥东。元旦必先致祭于此,其祭为国朝循用旧制,历代祀典所无。又康熙年间,定祭堂子,汉官不随往,故汉官无知者。询之满洲官,亦不能言其详,惟会典诸书所载。”由此可见,“堂子”建制与历代传统庙堂有显著不同,其拜天圜殿为北向,与汉制天坛之南向相反;且院内还设有属于皇帝、皇子以及八旗亲王、贝勒、贝子、公等的73个神杆石座,祭前插上称为神杆的松木杆,带有其民族自身的诸多特色。祭祀时,皇帝、皇子等各就各人杆下行礼,且不准汉官参与,更可说明其满族内部祭祀之属性。
                                          
                                          三、二者异同

    从祭祀时间考察,圜丘祭天例在冬至。而据《大清会典事例》,元旦,皇帝亲诣堂子圆殿行拜天礼。明末皇太极崇德元年规定:“每年元旦,躬率亲王以下,副都统以上,外藩来朝王等,诣堂子上香。行三跪九拜礼。”从祭祀神灵考察,于圜丘祭祀昊天上帝(满语作abkai ezhen),而于堂子则祭祀天神(满语作abkai enduri)。在祭祀诸神排序中可以体味到,满族对天神之地位重视程度明显逊于汉族。据成书于乾隆年间的《满洲祭神祭天典礼》所载高宗给内阁之《上谕》所云:“我满洲,禀性笃敬,立念肫诚,恭祀天、佛与神,厥礼均重,惟姓氏各殊,礼皆随俗。凡祭神、祭天,背灯诸祭,虽微有不同,而大端不甚相远。”其多重信仰之格局一目了然,只将天列于诸神之中与之并列,且未置于首位。其矮化天神地位之作法,与汉族习俗大相径庭也。
    从民族心理层面考察,满族由于早期信奉萨满教,所以多神信仰和多神崇拜的理念根深蒂固,深入人心。立国后,随着对汉制之承袭和对中原文化之接纳,作为天子,清代诸帝必须体现其受命于天而祭祀天坛,对最高天神即昊天上帝也必然会心存敬畏。但其既定国策是“国语骑射”,即刻意保持其民族特色,所以对原属于满族民间信仰的萨满文化,不仅未曾也不可能予以抛弃。相反,作为凝聚满族成员的一种手段,这种信仰一直被尊重并传承。所以,包括“堂子”祭天在内的一系列祭祀活动相沿未废,绵延不绝。
    综上所述,清代天坛祭天与堂子祭天多有不同。一曰层面不同。天坛祭天属于国家政治层面的最高典礼,而堂子祭天属于民族层面之自家之祭,二者并行不悖。二曰时间不同,天坛祭天在冬至,而堂子祭天在元旦;三曰形式不同。清代天坛祭祀,由于属国家大典,例由朝廷命官组织并参加,主要突出政治意义;而堂子祭祀自康熙后不许汉官与祭,则借之保留满族独立性和古老习俗。到底孰轻孰重,只能是见仁见智矣。

文章来源:邸永君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网站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6号楼 邮编:10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