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鄂温克音乐文化》随笔
作者:刘晓春 日期:2018-01-15 浏览次数:1253

2017年夏季,我有幸参加了俄罗斯远东阿穆尔州鄂温克(俄罗斯称:埃文基)聚居区举行的节日庆典活动,考察期间,观看了几台富有地方民族特色的文艺汇演。鄂温克歌舞丰富多彩,形式多样,展示了鄂温克人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对人性的赞美。令人震撼,感人至深。有一天傍晚,我到鄂温克民族村附近的一条河边散步,试图挑拣一些好看的石头带回中国,结果是,一块鹅卵石也没见到,那里的石头全部是火山石,有棱有角。我突然发现,俄罗斯鄂温克人的音乐舞蹈,正如这里有棱有角的石头,个性鲜明,节奏感强烈,既有森林狼的冷峻,又有松鼠般的调皮;既有悲壮的苍凉,又有淡淡的忧伤。视觉冲击力也相当夸张,犹如喷发的火山,势不可当。于是,我就想,什么时候能看到一部系统、全面介绍俄罗斯鄂温克族音乐舞蹈的相关书籍呢?

心诚则灵,回到国内不久,我的愿望就实现了。当著名歌唱家乌日娜老师,把俄罗斯《鄂温克音乐文化》一书的书稿递给我的时候,就像见到了久违的朋友,亲切,美好,感动,我和梦中的音乐,终于在合适的时间见面了。

乌日娜,鄂温克族女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宣部“五个一工程”获奖者。鄂温克族民歌传承人,中央民族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少数民族声乐学会理事,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协会会员,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访问学者,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大奖赛评委,内蒙古文学艺术界特殊贡献人才。2006年,演唱的歌曲《吉祥三宝》(与他人合作),获得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歌曲类第一名。2011年,担任总导演的歌舞剧《敖鲁古雅》,在智利第四届国际民俗艺术节上,获得团体“世界民族文化特殊贡献奖”。

一个民族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更有希望。乌日娜老师用13年的时间完成了这部书稿的翻译和整理工作,精神可嘉,令人敬仰。正如她在书稿中所言:“希望这部著作,能够给中国民族音乐的发展带来帮助,这既是我作为中国民族音乐人的责任,也是我翻译这部书的初衷。”因此,这一研究成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学术意义。

俄罗斯《鄂温克音乐文化》,对西伯利亚和远东鄂温克人的音乐创作进行了系统全面的描述和分析,并对为数不多的乐谱范例进行了概括和总结,对研究中国满-通古斯语各民族的传统音乐,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

从中国的视角看,鄂温克族是中国56个民族之一,是28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从世界的视角看,中国的鄂温克族是中俄跨界民族,是东北亚满-通古斯语诸民族之一,是集草原文化、森林文化为一体的典型民族,是北半球冻土带文化的典型代表,是中国认识北极文化的重要窗口。通过《鄂温克音乐文化》,可以感受到,中俄鄂温克族的音乐创作,既有共同特点,也有不同之处。俄罗斯鄂温克人的音乐,在某些方面注入了俄罗斯文化的元素,俄语对其影响很大,同时,也借助了当地其他原住民的音乐特点,如楚科奇、因纽特、奥罗奇、乌德盖、涅吉达尔人的音乐特色。既保持了传统特色,又超越了传统,同时,又创新了当代特色。这也正是这部书稿的精髓和力量所在。

鄂温克村庄入口

鄂温克手工艺品展示

鄂温克参赛歌手与地方官员合影

鄂温克歌舞表演

演出间隙

鄂温克小帅哥静候出场

 

文章来源:刘晓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网站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6号楼 邮编:10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