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卡拉街巷深处的酒吧
作者:魏忠 日期:2018-06-01 浏览次数:144

退休以后有更多时间外出旅游了,今年5月底和家人朋友一起去了趟土耳其,最后一天下午在安卡拉自由活动,真是太好了。

她们去逛街,我则在找酒吧,或是小酒馆。那曾是我休憩时的最爱,早就想尝尝地中海地区啤酒花的味道了,哈哈。这地方并不难找,街巷深处,几家小酒馆相邻而立,干净别致。随着老板的招呼,我进了一家。这里是步行街,刚下过雨,蓝天白云,毫无浮尘,室外的遮阳棚下,几张简单桌椅,大家就坐在外面。老板有50多岁,土耳其人,微胖和善,十分友好。

我先来了两杯凉爽的扎啤,开始享受这温馨时光,一种难以言表的舒适,缓缓通过全身。那气温,不冷不热;那空气,洁净透明。我好像血液的流动都放缓了,慢慢融于静谧的街景之中,什么都不想,那真是一种身心放松的宁静。一口下去,感觉我在云中,好啊;再尔,又感觉我在海里,妙啊;再三,才想起我在异国他乡,这里无人相识,没人知道我一生的坎坷,没人知道我的善良,没人知道我的追求,也没人知道我的缺点和平庸。此时万绪皆平复,此刻一静抵千秋,此时无须与人言,此刻开口即庸俗。

我仔细看了看邻座的土耳其酒友,全是一群老年人,大约都在五六十岁以上。他们年轻时或许是从事体力劳动的,身体都很结实,如今都有一种老年人的风度和魅力。他们退休了,大都是相熟的朋友,或常来此地的熟客,三三两两坐在一起,怡然自得,大概是聊一些过往的故事。有个瘦老头还十分激动,挥着手向对面老友大声诉说着令自己愤慨的事情,老友静静倾听。还有几位老人相互间低声细语,从容不迫,极有风度,似乎商讨着什么,难道还有一场值得冒险的发财机会?还有两位老人数着手中的扑克,似乎在玩儿牌,专心致志。有些老人来此,也不随便,他们穿着西服,打着领带,衣着得体,彬彬有礼,即便是来喝杯酒,也要衣冠整齐。有位已老的大汉身穿T恤,体格依旧魁梧,露出粗胳膊上的纹身,显出桀骜不驯的神态,当年的海盗吧,壮哉!这里活脱脱是一幅老年酒吧的人生图画,有多么丰富的意蕴沉淀其中,又有谁的一生是风平浪静呢?如此年龄,仍能相聚,当然需要胸怀。这应该是大画家的题材。可有谁来关注社会底层,人生末端呢。一位喝多了的老者起身,被家人带走,临走还不忘和老板拥抱一下。这一抱也不是敷衍而过,左抱一下,右抱一下,再贴贴面颊。我们在你这度过老年时光,老朋友会越来越少,保重啊!

喝第三杯时,一位中年女子抱着小孩,来到我身边乞讨,老板好像有点尴尬,示意我不要给。导游说过,土耳其没有乞丐,乞讨者都是从叙、伊边境过来的难民,我还是给了她一美元,这让我有一种较好的感觉。一位中国人在土耳其酒吧,我背后有强大的祖国,我们在一天天好起来。如今能出国旅行,在以前都难以想象,国家的发展好快啊,且行且珍惜。一会儿,旅伴们找来了,我们与老板、酒友合影留念,在夕阳中挥手告别。                

 

2015.6.12

文章来源:魏忠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网站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6号楼 邮编:10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