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之旅感想
作者:魏忠 日期:2018-06-01 浏览次数:169

十一月初去了趟南非旅游,很有感触。我们在约翰内斯堡降落,这是南非的经济中心,非洲第二大城市。南非是个三权分立的国家,有三个首都,开普敦是立法首都,议会所在地;布隆方丹是司法首都,最高法院所在地;比勒托利亚是行政首都,中央政府所在地。

            一、

我们在约翰内斯堡参观了“先人博物馆”,博物馆建在郊区的山上。这是南非土生白人(即欧洲后裔)为纪念他们前人开拓或说殖民南非的历史而建的。导游告诉我们当地黑人是绝不会来这里的,而那些欧洲游客则一定会到这里看看。这里展示了当年那段沉重的历史。

1652年,以荷兰人范·里贝克率领的100多人,在开普敦桌湾登陆,为东印度公司的商船建立了一个补给点,从此开始了荷兰人对此殖民的历史。居民点越来越大,殖民者开始掠夺当地土著的土地。这些欧洲殖民者的后裔泛称布尔人,19世纪初,英国人又来到开普敦,他们要把这里变成英国殖民地,随即与布尔人发生了数次战争,失败的布尔人转而向南非东北方向进发,想在那里建立新殖民地。这与原住民发生了尖锐矛盾,当地最为强大的土著部落祖鲁人与布尔人发生了多次战争。最为严重的一次是1838年12月16日的“血河之战”。464人的布尔人队伍,带着57辆牛车,两门山炮,手持来复枪,在恩康姆河河套地区摆下阵地,祖鲁人手持长矛盾牌来攻,这是一场人数和装备相差悬殊的战斗,一场血战之后,祖鲁人有3000多人伤亡,导游说伤亡者有数万之众。恩康姆河被祖鲁人鲜血染红,史称“血河之战”。如称战斗,在这种武器极为悬殊的情况下,倒毋宁称“屠杀”更为合适。直到今天,每年12月16日,当地白人都来这座博物馆举行纪念活动,中午12点,阳光正从馆顶小圆孔中射入。而黑人则把它定为反抗纪念日。

这座博物馆是血河之战百年之后建立的。博物馆外围墙上是当年使用牛车的雕刻,馆体建筑四角是持枪的“开拓者”。馆内四周的壁刻里描述着布尔人的开拓史,哪怕是杀戮行为。馆内陈列着布尔人当年使用的器物,生活用品、工具、武器包括匕首枪支等,还有几本沉重硕大的《圣经》。当年的布尔人好像发现土著人没有信仰,决定可以进攻。就算你们有上帝吧,何以上帝如此垂青强者,哪怕使用暴力,这不是偏心吗。在馆内,我心有戚戚,南非建国即充满悲剧,当年中国不也有过和南非几乎相似的历史,那是1840年。

离开后,我们去了比勒托利亚的总统府。在总统府坡下面的广场上,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曼德拉伸开双臂的巨大塑像巍然而立。他给了全世界信心和鼓舞,种族、民族平等,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力,这种现代文明的意识正深入人心。塑像前,我们和一些年轻人合影。

南非是非洲第二大经济体,国内生活水平很高,按人均收入计算,高于我们。但他们也存在着严重的贫富差距,一些人极为富有,中下层黑人群众则收入较低。这些收入上的差距常常和种族矛盾结合在一起。我们车子经过矿区时,看到很多低矮简陋的工棚。这些矿工都是周边国家来打工的黑人,他们的条件要差很多。南非当地人则可以享受到种种福利,诸如教育、医疗的免费优惠等等,这让当地人也有一种优越感。极大的贫富差距也会酿成社会问题,导游一再告诫我们,南非街上偷窃、抢劫的事情很多,叫大家注意,不要单人或晚上外出。不过我们接触的当地人还都非常友好,走在路上,对方常常主动问好,很有礼貌,和小孩子合影,他们也非常高兴。并无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二、

南非一个很明显的特点是那里野生动物的保护做得很成功。南非第一任总统查尔斯是第一位向联合国提出野生动物保护提案的人,并连续数年提出,终于引起重视。我们参观了南非第四大野生动物保护区,比邻斯堡野生动物园。那里的面积比新加坡国土面积还大,满是发黄的野草、灌木和丛林,以及干涸的土地,非洲近年的大旱也影响到这里。人们为动物修建了好几处类似水库的水源地,我们乘敞篷吉普车在保护区穿行,不时看到懒洋洋的食草动物,如长颈鹿、大象、犀牛、羚羊、斑马、角马、河马之类,它们在树荫下乘凉,对这些游人已熟视无睹,毫无警惕之心。在林中公路上,过来几只象,为首的是象爸,中间几只小象,后面是象妈,它们旁若无人,信步而行,汽车都停下来给它们让路,是,这里本就是它们的故乡,它们在此就应该泰然自若,优哉游哉。有时斑马从我们车旁走过,并不紧张,长颈鹿在不远处看我们两眼即转过头去,它对我们似乎也无啥兴趣。中午,在林中休息区小憩时,小鸟即飞到人们餐桌上,啄食盘中剩下的蛋糕。这一路上,我们没有看到肉食动物,据说它们并不轻易出现。

我们在开普敦还近距离看到海边公园的企鹅,它们在沙滩上晒着太阳,对那些没见过世面,大惊小怪的游人不屑一顾,那种怡然自得左摇右摆的步伐让人倾慕,绅士就这样吗?去海豹岛也是这样,那里的上千头海豹挤在一起取暖栖息,密密麻麻一片,似乎懒得搭理游人,只有几只健壮的年轻海豹,在水中出没翻腾,完全没有对人的戒意,也完全没有讨好游人的意思,因为这里不许投喂野生动物。

在开普敦街心公园,同样充满惊喜,小松鼠从树上下来,向游人讨食。大个五彩的飞禽,在草地上信步徜徉,时起时落。这种人与动物的和谐,实在是一幅美丽图画,有助于让孩子们保持纯真童心,让成人更深刻理解我们生存的世界,保护环境,净化心灵,让爱充满人间。如果有人喜欢讨论素质,爱护动物,我想这就是打造素质最重要的基础吧。

           三、

我们来到开普敦的好望角,它以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旅游胜地。一角山岩插入海中,山岩的延长线,即是划分大西洋与印度洋的分界线。登上好望角的顶端,放眼看去,两大洋连接之处,烟波浩渺,碧水蓝天,海风阵阵,沙鸥翱翔,好一番景致,让人由衷赞叹,造物主是如何攒的这个地球。好望角上的灯塔旁立着标志牌,指示向东距悉尼11642公里;向西距纽约12541公里;向北距柏林9575公里。

有很多伟大的航海家与这里齐名。15世纪的葡萄牙人沿非洲西海岸南下,最先绕过好望角,开辟去印度、东方的商路,估计什么样的天然屏障也挡不住人类对利益的无畏追求。今天由于有其他商路可通,开普敦的商业已不是那么繁荣,也没有大的工业生产,所以环境保护得很好,成为一座著名的海滨旅游度假城市,据说是世界十大旅游名城之一。沧海桑田,当年航海家的险地,如今已是人们友好交往的乐园。

在这美丽的天涯海角之地畅游,我深感到祖国的影响。好望角门口,挂着几个国家的国旗,其中就有五星红旗在飘扬。在太阳城入口处,保安笑着为我们表演半生不熟的中国武术,一边对我们高呼:中国,你好!比勒托利亚周日市中心的广场上,竟然在大喇叭里放着屠洪刚的“中国功夫”。很多南非黑人朋友都会用中文说“你好!”“谢谢!”之类。中餐馆一位服务员,还和我说了句:恭喜发财,红包拿来。每年来南非旅游的国人有5万多,随着民间友好交往的发展,中国人与世界人民的友谊会不断增加。

 

                  2015.11.10

 

文章来源:魏忠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网站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6号楼 邮编:10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