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楊夀祺公《六十自述》有感
作者:邸永君 日期:2018-04-19 浏览次数:492

祺公自述

楊老恭誊

古风朴厚

友蘭四屏

 

骥川先生祖父寿祺公,号隘庐,乃清末岁贡生。朝考二等,得候补知县资格。旋清廷逊位,众举为宜兴县议长、县教育会会长,跻身当地名流,多行善举,里人称之。 

公嗜金石,精考据,擅书法,多著述。尝作 《六十自述》,凡二千言,载于北平燕京大学《考古社刊》。骥川先生用时累日,小楷恭眷,以报幼时蒙亲传书道之恩德焉。

《自述》提及,乃祖素存公即擅擘窠大字,真真基因使然。落款中,有“歲次旃蒙大淵献小陽月于漢皋旅次”之句,可证学养之深厚也。古史以太岁星(木星)于天宫运行位置纪年,十二宫对应地支十二位,各有名号;配以天干十,亦各有名号。时至前汉,《太初历》行,以二系列之名号代称干支六十位,形成纪年之完整体系。《尔雅 释天》云 :太岁在甲,曰閼逢;在乙,曰旃蒙;大渊献 ,亥之别称。故旃蒙大渊献,乙亥年也。小阳月,十月也。贯而释之,即民国二十四年(1935〉夏历十月。而漢皋,汉口之古称焉。 

科举制度行于中土,凡千三百年,登进英才无数。标准严格,首重楷法,品性才情,一览即知。民国时,尚可消费科举惯性储备。教授中,以馮友蘭先生为代表。所书《四条屏》,仍具应殿试资格。时至当今,储备耗尽,草包满眼,徒呼奈何。当道诸公,颇不乏人书俱丑、无知无畏之辈。欺世盗名者,比比皆是;品学兼劣者,不胜枚举。然却阿“江”阿   “河”,头衔成串;皮厚腹空,沐猴而冠。足令人作三日呕,尚难尽兴也哉。

 

 

文章来源:邸永君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网站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27号6号楼 邮编:100081